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[可可西里无人区魔窟[六]][作者:卢亮竹]

[可可西里无人区魔窟[六]][作者:卢亮竹]

不得已,婆婆只好跟我睡,老公去跟他爹睡。但没有几天老公就憋不住了,一天晚上悄悄地摸了进来。当时,我以为有婆婆在,他还不敢硬上。但岂知,他们早已商量好了。老公一上床就径直脱得光溜溜地钻进了被窝,全然不顾他妈还躺在旁边就像大山一样压在了我身上。当时,我穿着内衣内裤,任他下面的棍子如何捅都没法进去,他心里一急就让他妈帮他脱我的裤子,没曾想,无意中他妈的手就碰到了他的大屌上,当时也吓了一跳。她怎么也没想到儿子的东西会这么大,这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怕日了。【儿啊!你这东西这么大,别说你媳妇还是个姑娘,就是你妈也害怕唷。】婆婆也有些害怕的说到。【妈,那你说咋办,这又不是我让它长这么大的,总不能因为我屌大,一辈子就连自己的媳妇都日不成吧!】【哎!】婆婆一声长叹。【妈!我难受啊,想了这么多年媳妇,好不容易结回家还日不成,这心里就像火烧火燎,下面硬得睡不着啊。】儿子的痛苦当妈的当然理解,但媳妇虽说不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但也不能把人家当牲口啊!她转头温柔地对媳妇说道:【闺女啊,妈知道你现在还害怕那东西,可这男人要是憋久了也是会损害身子的。要不这样,你把裤子脱了,让他那东西戳在你那缝缝外面,用手给他橹橹,让他把骚水放出来,泄泄火,他就好受多了。】虽然,刚刚才到这个家里,但婆婆对自己的好心,她已经一清二楚。她不想让婆婆为难,也不想让老公伤了身子:【妈,我不会啊!】【妈教你。】婆婆一咬牙便答应了下来。接着,在婆婆的帮助下,她脱去了裤子,赤条条娇羞地躺在那里,婆婆让老公坐在她两腿中间,粗大的鸡巴顶着阴毛稀疏的细小缝隙上,让她抓住大屌帮他套弄,但躺着的她手又够不到那里,婆婆让她坐起来,可她一见到那东西就害怕。这一番周折让她老公更加欲火焚身,不管不顾,抓住大屌就要往缝里插,婆婆一看就急了,赶忙伸手抓住了他的肉棒:【她现在还害怕的要死,可不敢这么硬往里捣啊。】【妈,看到穴不能日,我难受啊,我都要发疯了。】【儿啊,你看着你媳妇的穴,妈妈给你橹。】婆婆调整了身子就坐在一旁,用手来回替儿子橹起了管子。但不知为何,竟然越橹越让儿子发狂,拚命地想把大屌往穴里戳。搞得她下面如同火烧火燎,痛得她大声喊叫。【妈,我受不了了,我今天一定要日进去,不然我会发疯的啊。】老公欲火焚身,脸色都变了。婆婆也被儿子的神情惊住了,她看了看媳妇那才顶了几下就已经发红的的下面,把心一横,伸手就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。紧贴着媳妇躺下去:【儿啊,妈知道你已经欲火攻心了,不发泄出来,一定会出大事。来吧,把你那大屌插到妈妈的穴里。妈妈比你媳妇经日,你那么大的东西她现在一时还承受不了。先搞妈妈好吗?】她老公那时就如同红了眼的野兽,一看到妈妈张开双腿露出的穴洞,就像饿狗扑食,一下子就扑在他妈身上,挺着大屌捅了进去。【妈啊!好胀  】妈妈一声惊叫,不由得大大地吸了几口长气。待稍微适应了一点,才引导着一窍不通的儿子慢慢动了起来。【妈,】媳妇感激地转身望着婆婆:【你对我真好,你就是我的亲妈。】婆婆一边承受着儿子发疯似的撞击,一边伸手搂过媳妇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:【我的好媳妇,妈心痛你是应该的。我们是一家人嘛。】看到媳妇开心地笑了,她又一口吻上了媳妇的小嘴。啥都不懂的媳妇当即吓了一跳,急忙就要往后退。婆婆立即把她抱得更紧了:【闺女啊,妈都帮你帮到这份上了,我就也不顾我这张老脸多教教你,省得你今后多遭男人的罪受。】这下她才明白婆婆的良苦用心,不由也配合着婆婆亲了起来。虽然,只是两个女人亲吻,但随着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碰撞和纠缠,媳妇的全身也渐渐开始发热。而婆婆随着下面的适应感觉也越来强烈。【来,闺女,把衣服也脱了,让我吸吸你的奶子。】婆婆显然已经动情了。【妈,我  】媳妇只稍微扭捏了一下,就顺从的把自己也脱得一干二净,红着脸钻进了婆婆怀里。婆婆亲呢地在她背上抚摸了一会儿,就把她拉起来:【闺女,来,看看你老公咋把那东西放进妈那里日女人的。】【妈,我  】媳妇再次害羞地把头埋进了婆婆怀里。【闺女啊,这女人的肉洞就是给男人插的,你老公早晚也会把他那东西放进你那里面。来,你今天先看看他日妈,改天啊,妈再看他日你。】婆婆说着就拉起媳妇,自己也昂起头指着下身交合处:【看见了吗,妈告诉你,这女人的肉洞就像松紧带,再大的屌也一样能承受。你看妈刚才也有些害怕,他这屌比他爹的屌大多了,刚进去时,也还有些痛,还特别胀得心里发慌,就像要把穴胀破了一样,但现在妈妈那里面的感觉越来越好,里面从来没有这么充实,特别是顶到最里面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,我跟他爹日了这么多年穴也很少感觉得到。看来还真像人家说的那样,屌越大日穴越舒服。闺女,今后你可有福了。天天晚上都能让你快乐上了天。啊!又来了,天啊,好舒服  】看着老公的鸡巴在婆婆穴洞进进出出,望着婆婆那如痴如醉的神情,听着婆婆那此伏彼起的呻吟声,媳妇的心里也渐渐燥热起来。【啊  儿啊,别光顾着忙妈这下面,也给你媳妇亲亲嘴,摸摸奶子。】婆婆到了这时候也没有忘记身边的媳妇。媳妇这时对老公虽然也还有些抵住,可依然顺从了婆婆的意思,接受了老公的亲呢之举。而婆婆这时却突然将手伸到她那细小的缝隙处,轻轻的抚摸起来,并且还有意无意地将手指头往里面送。母子俩上下合力,不多一会儿,媳妇的身子就越来越炽热,慢慢地穴里竟然流出了淫水。婆婆暗自一笑,悄悄增加了一根手指头也顺利地插进了里面,婆婆决定趁热打铁,她急忙叫媳妇将头转到她那头,把个屁股对着儿子,还叫他儿子去舔吸媳妇的小穴。【妈,你  那里多脏啊,你还叫他  】媳妇从没有听说过那里还能舔吸,不由得再次面红耳赤。【瞎说,那里每天遮盖得严严实实,比脸面都干净。闺女,听妈的没错,一会你就明白了。我啊,习惯了就好这一口,每次你爹想的时候,我都让他先给我舔舒服了才准他把那东西放进来。】婆婆对媳妇一点儿也不忌讳。媳妇第一次享受口交,起初还有些羞涩,但随着从下面传来那炽热的感觉,也渐渐忘记了羞涩,还渐渐地开始呻吟了起来。婆婆则双手更加用力地在她双乳上搓揉着,让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而她自己嘴里的呻吟也越来越火热:【儿啊,好大的鸡巴,日得妈好舒服  哦,又顶到底了。啊!顶死我了,好舒服。你爹的屌子太小了,每次都顶不到底,弄得你妈好难受,还是我儿能干,次次都能顶到妈的花心。】【妈,日穴真有那么舒服吗?】媳妇终于经不住婆婆叫声的诱惑了,小声地向婆婆问到。【当然舒服啊,要不那么多女人干嘛去偷情啊,不就是想找人日吗?这种感觉啊就像人要飞起来一样,全身都舒坦。你是不是想试试?】婆婆忙不迭地引诱。【可是,我还是有点怕  】【闺女,这样哈,正好妈也有点累了,就让你老公试试看能不能插进去,妈在旁边看着,如果你受不了,妈今天就不让他进去,反正已经这样了,有妈的穴洞给他泄火,他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。】婆婆一边安慰着媳妇,一边伸手从穴洞把儿子的鸡巴拉了出来,起身坐起。轻轻分开媳妇的两条腿,又用手在媳妇的小穴上揉了揉,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去试了试,见里面早已淫水长淌,便抽出手指。两手轻轻掰开媳妇两片薄薄的阴唇,让儿子自己手握住鸡巴往里面送。【儿啊,媳妇的穴肉还嫩,不像你妈的穴肉被你爹日了这么多年,皮糙肉厚,经得起你捅,你可千万要轻点啊。这可是你要日一辈子的宝贝,日坏了今后看你鸡巴硬了咋办。】婆婆苦口婆心地教育着儿子,紧紧盯着那粗大的龟头在阴唇中间往里挤。尽管婆婆竭力将两片薄薄的阴唇向两边拉开,但露出的洞口还是显然与龟头不成比例。【妈,进不去啊!】儿子满头大汗,怎么弄也进不去。【哎!】婆婆轻声叹息了一声,她让儿子把鸡巴往后退了退,自己低头向小穴看去,见里面已经有了足够的淫水,这才抬头暗暗向儿子使了个眼神,然后,示意儿子将媳妇两条腿扛起来再往里插。儿子显然明白了妈的意图,他先用三根指头捏着鸡巴的根部摇晃了几下,才又将鸡巴再次抵到穴口,然后,用力挺身而入。那强硬的鸡巴和年青人的力气,别说是肉洞,恐怕就是别的什么物件也难以承受。【啊呀!  】果然,伴随着一声哭天喊地的惨叫,儿子的鸡巴终于攻进了媳妇的肉洞。但此时的儿子也是痛苦的喊叫了起来:【妈呀!痛死我了。】媳妇在惨叫中极力想摆脱洞里的东西,婆婆赶紧扑上去搂住了她:【闺女,别怪当妈的狠心,如果你不经历这一遭痛苦,你们俩口子永远都不会幸福和快乐。妈知道你痛,你就忍着点,一会就好多了。】【妈,我不怪你,但我下面真的好痛,火烧火燎,就像插了根烧红了的铁棒,都捅到肚子里面了,妈,他是不是捅进我肚子了,我不会死吧。】媳妇害怕极了,哭泣着问到。【傻闺女,世上哪有能捅到肚子里面去的大鸡巴啊,那只是你的感觉。放心,鸡巴只会装在你的穴洞里面。你也绝不会死的,要死啊,也只会舒服死了】婆婆轻轻抹着媳妇脸上的眼泪安慰着她。【可是,我的穴里面好胀  】【那么大的东西进去当然会感觉到胀,妈刚才也感觉到里面被它挤得好像一点缝隙都没有,但你一会儿有感觉了就会像妈一样喜欢上这种胀的感觉。】媳妇偷偷探头看了一眼婆婆叉开双腿的穴:【妈,你的穴洞那么大都感到发胀,我这小穴还不被它给胀破了啊。】【放心,女人的穴还没有听说有被胀破了的。来,妈给你揉揉。】婆婆说着就伸出手来。。【妈,他的东西还在里面。】媳妇突然有些害羞。【哎!这有什么,刚才那东西在妈那里面进出你不也看见了吗,现在我也想通了,反正那也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,回到妈的穴里也没有什么。但就是千万别让你们爹爹知道。】【妈,爹日你舒服吗?】媳妇好奇地问到。【你爹的鸡巴小多了,日起来真还没有刚才儿子的大屌舒服。但不管舒不舒服,他是老公,也只有让他日啊。】【那爹日起来是不是没有这么痛和胀啊。】【你什么意思,是不是想他的小鸡巴日你啊。】【妈,看你说的,我只是现在还是害怕这大东西,真的太痛了。】媳妇生怕婆婆多心,把自己看成是个坏女人。【闺女啊,我这会也想通了,我们这大山深处,天高皇帝远,成天除了干活吃饭,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耍,只有日穴啊,最让人舒坦和打发时间快。你今天先让你老公过过你的穴瘾,你毕竟是他的媳妇,让他也在你肉洞出出骚水。如果今后还是实在不行,我就让你爹先替他把你肉洞捅松些就可以装下他的大屌了。】婆婆为了留住媳妇,彻底放开了。【妈,那你那里让我老公捅大了,会不会被爹发现啊。】媳妇突然替婆婆担心了。【傻闺女,捅一次应该感觉不出来,但如果捅久了,他肯定能发觉,本来他的小鸡巴现在插在我穴洞,我不夹着都显得空荡荡的,那穴洞再变大了,他的鸡巴在里面恐怕连两边的穴肉都挨不到,他肯定会有感觉。】婆婆也有些担心。【妈,那你以后想大鸡巴就找我吧,还是插在你那里面舒服,我媳妇的穴洞太紧了,箍得我好难受,刚才差点把我包皮拉豁痛死了,现在在里面还火烧似的。】儿子这时也缓和了过来,加入了婆媳俩的对话。【傻儿子,妈在好也是你爹的媳妇,哪能天天让你搞,那你爹还不气死。】婆婆溺爱地看了看儿子。【妈,我媳妇喜欢小的,正好就让爹搞她吧,这样爹就不吃亏了  】【真是个傻儿子,这种话也说得出来,让你爹日你媳妇的穴洞。】婆婆似乎有些生气。【妈,你不说日穴舒服吗,你看我们两口子现在日得这么痛苦,哪有快乐啊!】儿子显然心有余悸。【儿啊,你们可不敢这么想,你们也知道,我们在这里成天除了干活、吃饭,还能做什么,天一黑就上床,如果自己不想法找点乐子,那么长的夜里可怎么熬啊。再说这男女操穴,不光是为了消磨时间,自己取乐,它还要传宗接代。】婆婆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们。【妈,真的太难受了。】儿子愁眉苦脸。【儿啊,你现在稍微动动,也许慢慢就好了。】婆婆不甘心地继续劝解着儿子。【啊呀!别动,好痛  】儿子刚刚一动,媳妇就杀猪般地嚎叫了起来。【哎哟!妈!我也好痛啊!】儿子也痛苦地哀嚎了起来。如此一来,彻底打破了婆婆想强行用儿子肉棒拓宽媳妇穴洞的意图,望着两个苦不堪言的小俩口。她只得让儿子咬牙将大屌猛然抽了出来。【妈啊  】在两个人的惨叫声中,【嗞】地一声轻微的响声,终于让两个人分离开了,但两人的下体都血迹斑斑。尤其是媳妇下面鲜血直流,一片狼迹。媳妇在钻心的疼痛中,抬头向自己下面一看就嚎啕大哭起来:【妈啊!我要死了。我的命好苦啊,第一次挨日就被老公日死了。  好可怕啊,我再也不要日穴了,搞死人啦  】婆婆赤裸着紧紧将媳妇抱在自己温暖的怀里:【好闺女,别哭。不要怕,每个女人第一次破身都要流血,那只是女人的处子血,出了这血就证明你被鸡巴日过了。别怕啊,一会就好了。】婆婆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从枕头下拿出那块媳妇从娘家带来特意准备着破处的白布,小心翼翼地替媳妇探试着下体。最后,又随便将儿子的鸡巴也擦了擦。儿子的大屌,虽然没有媳妇穴洞那么狼狈不堪,但也着实伤得不轻。【妈,我受不了了,鸡巴就像被火烧一样,又烧又胀。】【儿啊,没关系。可能是你媳妇的小穴把包皮拉伤了,一会就好了,忍着点啊。】婆婆抓起儿子的大屌,从上至下,从里到外,从头到尾仔细检查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哪里有多大问题,只是龟头后面的包皮处有些发红。【不嘛!妈,我要到你洞里去凉快凉快,好难受。】在婆婆为儿子检查鸡巴时,儿子的眼睛却一直死盯着婆婆叉开双腿的穴洞,一听婆婆说大屌没有受伤,他就心急火燎地把婆婆推倒在床上,再次抓起鸡巴塞进了自己母亲的穴洞。【啊  】儿子长出了一口大气:【还是妈的穴洞舒服,不像媳妇的穴洞箍得痛死了。】此时的儿子,一心只想尽情地发泄自己的欲望,哪里还有姑娘和老穴的概念。但儿子此时的话语,却立即提醒了婆婆为媳妇今后日子的担忧。她清楚的知道,自己儿子刚才那一日,不仅让媳妇的肉体受伤不轻,更是让媳妇的心里受到了严重的伤害,甚至从此可能对日穴产生深深的恐惧和冷淡。只有想办法让媳妇从这种阴影中走出,至少不能让她感觉到日穴那么可怕。儿子今后才会有穴可日,不然今后儿子的日子咋过,他年青性强,有媳妇不能日,还不把他逼疯了  婆婆越想越担心,越想也越害怕,最后,万般无奈,她只有作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认为疯狂的决定。婆婆一边迎合着儿子大屌在穴洞疯狂的冲撞,一边动情地伸出双手将儿子的头抱向自己,张嘴吻向儿子嘴巴,一条火热地舌头就启开儿子厚厚的嘴唇,进入了儿子口中,在儿子的舌头卷来卷去。良久,她才松开儿子,在他耳边低声地让他去把他爹叫来。【什么?!】儿子在她穴中重重地一顶就停住了:【妈,你这时候让我去叫爹,这不是找死吗?】【找死!】婆婆媚眼一笑:【明知找死还把你那丑东西往妈的穴里插,怎么有胆子日妈,这会又怕爹了啊!】【妈!我  】【没事!放心吧。有妈呢!你爹也憋了几天,要不让他泄出来,说不定什么时候,他就会在没人的时候把妈按到哪里日一顿。】婆婆显然心中有数。【那还是你去吧,我不想看到他在这里日你。】看着儿子满脸不高兴,又一付无可奈何的神情,婆婆又一次舒心地笑了:【傻儿子,妈不是让你爹在这里日你妈,你妈还是你日  】【妈,你又在骗我,我爹怎么愿意看着我日你,他肯定会不愿意,到时候,还不把我打个半死。】儿子此时还是没有明白母亲的意图。婆婆转眼偷偷看了眼蜷缩在被子里的媳妇,抱住儿子的头小声地把自己的意图告诉了他。【真的啊!】儿子一听就乐了:【那我爹咋想  】婆婆胸有成竹:【放心吧,他啊,巴不得哦。哎!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如果不这样,儿啊,恐怕这一辈子你媳妇都不会让你的鸡巴再进去了。】儿子抽身从他妈身上站起来,高兴得连衣服都没有穿就兴冲冲地去叫他爹,但刚拉开房门就见自己的爹正赤裸着下身,手握着不大的鸡巴在不停前后套弄。【爹,你这是  】【我  我刚上茅房走到这里。】爹尴尬的不知如何应答儿子的话。【哼!上茅房会上到儿子媳妇的房门来听墙角,不要以为你那点坏心思别人不知道。】婆婆在屋里一听两人对话就知道老公什么都知道了。【你还有脸说我,你那叫春的声音比打雷还大,我能睡得着吗?!】公公老脸一红,继而以攻为守,径直几步就跨进了室内。婆婆对公公的怨气好像一点也不在意,故意在床上张开两条肥腿,露出那湿粘的肥穴对着公公:【都听到了啊。】公公急切的咽了咽口水:【当然听到了,你那叫春的声音比城里高音喇叭都大。】婆婆好像有意调戏:【是不是听到儿子操我的穴比你操舒服,心里不服气啊  】【你  】公公显然生气了:【这种事,你也敢  还有脸  】【这有啥子,我敢做就敢当。】她扭头看了一眼躲在被子里的媳妇:【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,我们可只有这一根独苗,我们不帮他,他要是有个好歹,我们今后还怎么活啊  】公公一见婆婆抹起了眼泪,啥也不敢说了,赶忙走过去,一把将婆婆抱住:【我的好老婆,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,我不会怪你  】【真的啊!】婆婆轻轻推开公公:【你说的可是真话?】【当然是真的。哎!反正儿子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,又不是外人。】公公肯定的点头说到。【那好!你如果是真心的话就来把我下面舔食干净。】婆婆突然推开公公指着一片狼迹的下面。【这  儿子刚刚才  】公公再次咽了咽口水,为难的看着婆婆。【哼!我就知道,你是嫌我被儿子搞过——脏  】婆婆脸色一变【:我受这么大罪为什么,还不是为了你们姓钟的能够传宗接代,现在到成了我的不是了,我  】【别急别急!我舔还不行吗?!】公公彻底投降了,他蹲下身子就伸出舌头向婆婆下面舔去。但婆婆那里那股浓烈的腥膻味道还是让他眉头紧皱。【老公,我知道儿子年青腥骚味大些,但被他大鸡巴插了不用你的舌头舔舔,心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好。老公,好舒服哦  】婆婆双手用力按着公公的脑袋,尽情享受着。但突然,她又像想起什么似的,松开公公仰身躺下,用力拉开媳妇紧裹的被子将头钻了进去。【闺女,好些了吗?】媳妇仍然蜷曲着身子,低声地说道:【妈,好多了。但还是有些痛,不会有啥子后遗症吧。】婆婆一声不吭又钻出了被窝,俯身对两腿间的公公说到:【你也把衣服脱光到床上来舔吧。】【可儿媳妇还在  】公公为难的指了指床上的媳妇。婆婆立即拉起公公低声地在他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。【真的呀!】公公在大喜中又有些怀疑。婆婆轻轻在公公额头上点了点:【你啊,早知道你那花花肠子不安好心,这可让你捡了一个大便宜,用我这老穴给你换了个嫩穴,你还不赶紧上来给老娘好好舔舔,从里到外都舔干净了哦。】【放心吧!好老婆,我一定让你舒服得上天。】公公如同中了头彩,迅速脱光衣服就上床,埋头在婆婆下面忙开了。婆婆这才重新拉开被子钻进去,侧身一把搂着媳妇:【放心吧!我的好闺女,每一个女人第一次破处都会痛的,要说后遗症嘛,还都会有。】【哎呀!妈呀!那严重吗?】媳妇顿时紧张了。【相当严重!】婆婆煞有介事。媳妇更加紧张:【妈!那有法治吗?】【这世上是一物降一物,这种后遗症当然也有法治。】婆婆诚心逗弄媳妇。【妈呀!这可咋办,我这一辈子算彻底完了,年轻青青就得了这种可怕的后遗症,妈!你可一定要帮我治好啊。】媳妇彻底害怕了。【这种后遗症啊,好多人天天都要患,只要这病一患啊,吃啥啥不香,喝啥啥没味,心里就如同猫抓火燎,睡觉也睡不着,干活也没有精神  】还没有等婆婆说完,媳妇就绝望地大叫了起来:【完了完了,我这一辈子算彻底完了,这病这么凶残,我们哪里有钱去治啊!】婆婆望着媳妇那痛苦的可怜样子,忽然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。【妈,你那阵还说我是你亲闺女,现在倒好,刚被你儿子日了,扯出杆杆就不一样了。我得了这么严重的后遗症,你不但不想法帮我,还幸灾乐祸,看人家的笑话。】媳妇万没料想,婆婆竟然会是这样的人,都怪自己嫁错了家门。不仅遇到一个差点把自己日死的丈夫,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翻脸不认人的婆婆,今后自己在这家里的日子肯定  媳妇不敢想下去了,她挣脱婆婆的搂抱就悲伤而绝望的痛哭了起来。婆婆一看自己的玩笑开大了,连忙重新把她搂着:【傻闺女啊,妈是给你说笑哩。其实,要治那后遗症啊世上有一种灵丹妙药。】【真的啊?!】媳妇一听有希望,马上就止住了哭泣。婆婆肯定的点了点头:【当然是真的,妈怎么会骗你!】【那药贵吗?】媳妇又担心起来。【说贵也贵,说不贵也不贵。这药啊,说贵吧,有时候它一钱不值还倒贴,说不贵呢,有些人为求那药却千金难买。】婆婆一本正经的说到。【这么神奇啊,妈,那我们这里有吗?】【有啊,当然有,我们家就有,但妈就是担心你吃不了这药的苦。】【妈,只要能治病,再苦我也不怕。妈,我求求你,我现在就想吃这灵丹妙药。】【你真的不怕?】【不怕!妈,你放心,只要能治病我什么都不怕。】【哈哈  】婆媳俩的对话,终于让埋头苦干的公公再也忍俊不禁笑了起来。媳妇抬头一看,这才发现公公也上了床,不禁羞怯地使劲往被窝里钻:【哎呀!妈!爹怎么也上床了啊!】婆婆望着媳妇那娇羞的神情,不由灵光一闪,也随即钻了进去。【闺女,你不想治病了啊?!】【妈,可这么丢人的话都让公公听去了,你让我今后还怎么有脸  】【闺女啊,都是一家人,妈刚才都那样了,你还害什么羞嘛。要说这治你的病啊,现在还只有靠你爹帮忙才行。】婆婆狡诈的玩起了欲擒故纵。【妈,真的呀!那你什么时候请爹帮我治治哈。】天真的媳妇哪知婆婆的计谋,还一个劲地央求着婆婆。【那你可一切都一定要听妈的安排,这病啊,越早治就越好得快。】婆婆仍然吓唬着媳妇。【好。闺女听妈的。】媳妇不知有诈,还老老实实地听从着婆婆的安排。【闺女,这上药之前首先必须用男人的舌头把女人下面舔弄得干干净净  】【妈,咋治这病这么怪啊,可是,我怕老公到时候把持不住又霸王硬上弓,我咋受得住啊  】媳妇顿时又把心提了起来,紧张的向婆婆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【是啊!你说你那里伤还没有好,如果他真把持不住可怎么办呢?】她佯装焦虑地想了一下:【闺女啊,这病可耽误不得,不如这样,让你公公给你舔舔  】【妈,看你说的啥话,媳妇的那里怎么能让当公公的舔舔啊  】媳妇一听就急了。【哎唷!这不为了治病嘛,你看刚才为了救你老公妈不也让他  】婆婆一脸无奈的叹息着道。【妈,虽说是为了治病,但媳妇的脸往哪放嘛?】媳妇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妥。【这样哈闺女,我呢也把整个身子与你一样钻到被子里,只让你公公在下面给我舔,到那时,我俩换一下,他看不见上面的脸,也就搞不清楚是哪个人的穴了啊。】婆婆向媳妇提出了一个偷梁换柱的计谋。【不行吧。我们两个人那地方也不一样啊,你的那么大,我的那么小,再说你的腿也比我粗多了,爹一看就准能认出来的啊。】媳妇也不是傻子,这么明显的破绽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。【这样,我让他在下面钻进被窝里来舔,他的眼睛什么也看不到,他就是知道,不也什么也看不到吗?】婆婆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向媳妇下着套。【妈,我怎么总感觉到这事  】媳妇的心里此时充满疑惑,正要向婆婆述说,不想却被婆婆打断了。【闺女,我们都是一家人,妈还能害你吗?!】也不待媳妇回话就探起身子向老公说道:【老公啊,我怎么感到有点儿凉意,你还是在下面钻进被窝给我舔吧。】公公闻声抬头看见婆婆递给他的眼神,立即明白了婆婆的意图,爽快的答应了一声,装模作样地等到婆婆全身钻进被窝之后,便急切的也钻了进去。径直地摸向了最里面的媳妇那细软柔和的双腿,并顺着双腿自下而上,直接将一张胡子拉碴的大嘴伸到了媳妇那迷人的小穴。全身紧绷的媳妇一碰触到公公那一双布满老茧,粗糙的大手,就紧张得禁不住全身瑟瑟发抖,大气都不敢出。杂乱的胡须时有时无,若隐若现,在她那敏感而细嫩的阴部,更让她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。但这种感觉还没有过去,她就突然间感到从缝隙处传来一股热气,并伴随着这股热气,一个温暖而柔和的物件就破门而入,进入到了她那伤痕累累的洞穴,上下轻轻的搅动着。啊!公公的舌头怎么进来了呀,那里可刚刚才被老公的大鸡巴插过唷。她心里这么一想,不知不觉竟然情不自禁地流出了一股尿水。哎呀!好丢人哦,我怎么会这时候尿了,那不是流到公公嘴里了吗?!虽然躲在被窝之中,但她还是臊得面红耳赤,惴惴不安。而她越是把注意力集中在穴洞里,洞中传来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。公公在她双腿间,一口含住了她肿胀的小核,柔软的舌头轻重相间得舔弄她的小核跟两片嫩阴唇,舌头的软,与力道的重,忽快忽慢,忽然温柔疼惜,又忽然猛烈霸道,巨大的快感一阵阵袭来。让她游走在现实跟幻境之间,巨大的快感,夹杂着浪潮般的乱伦感,竟让她头脑一片空白。 哪知,这攻势还不是最强的。  婆婆的双手不住揉捏她娇嫩的胸部,情窦初开的身体一被这样触碰就有了剧烈反映,胸前的两颗小花苞迅速像触了轻微电流一样坚硬挺立起来。然而,婆婆还不时用温软灵活的舌头逗弄她的两个小花苞,热而软的舌尖牙齿不住温柔地轻咬轻含,来回挑逗,更加敏锐的感觉让媳妇只觉得身体中电流更加明显。第一次上下同时被这样火热地挑弄,媳妇只觉得一阵麻痒从穴洞和乳头传来,布满了她周身每一个细胞,一阵阵强烈而难以抑制的快感让她神经变得异常敏感。那上下两条火热地舌头,不仅不像大屌在里面那样痛苦不堪,反而让她感到非常舒服。从洞穴深处产生的那种燥热,非但令她感觉到全身都在发热,更让她心里产生出一种暧昧的强烈渴求。这渴求让她口干舌燥,心慌意乱,禁不住想呻吟。但她又不敢发出声响,只得把一张俏脸憋得通红,轻微的扭动着身子来减轻这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。婆婆显然已经看出了她的尴尬,悄声问道:【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啊?】媳妇羞人答答,扭捏地:【妈,看你也笑话我。这还不是你出的坏主意  】【这哪是坏主意,完全是为了治病嘛。】婆婆不仅将嘴巴贴在她的耳旁,还用舌头在她耳朵后面轻轻舔了舔:【是不是又舒服又难受啊?】【妈,看你  】媳妇再次害羞起来。【闺女,这都是正常的反应,你想哼就哼出来,哼出来就舒服多了。】【妈,我哪好意思啊,只要我一出声爹不就知道舔的是我了啊,而且,刚才我好像还尿尿了,我也不是故意的,只是控制不住啊。】此刻,对性爱一无所知的媳妇还以为公公蒙在鼓里,不知道这种偷梁换柱的把戏。【嘻嘻哈哈  】婆婆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:【真是个傻闺女,你那不是尿尿,是流的女人的骚水,说明你啊,今后也是个爱日穴的骚女人,我看从今以后你这后遗症啊,肯定会更加严重,离不开男人的鸡巴了哦。】【妈,你不说找爹治病吗?!咋会越治越重,还跟男人的那东西扯上了。】媳妇仍然傻乎乎地什么都不懂。婆婆呵呵一笑:【妈告诉你,这女人破处后的后遗症就是想日穴。那女人只要日上了瘾就像那吸毒的一样,没事就想干那事,没有鸡巴日啊,是啥心情也没有。只有这男人的鸡巴才是灵丹妙药。】媳妇这时才知上当受骗:【妈,你这不是骗我嘛  】【好闺女,妈今天不是诚心想骗你,只是想让你感到日穴的乐趣,千万不要因为第一次的痛苦就把这通往快乐的大门关上了,那你和你男人今后的日子咋过啊。】婆婆无不担心地对媳妇低声地说到。【可你怎么能让爹舔我那里啊,你让我今后  】【闺女啊,关了门我们都是一家人,大家相依为命。你们小两口子不快乐,我们当老的心里怎么能踏实?】【可爹要是知道了  】【他啊,早就知道舔的是你的穴了,我的傻闺女,你想啊,我这个老穴,你爹舔了这么多年,无论是气味,还是大小,他不清楚吗?再说,你的小穴那么小,我的老穴那么大,我的穴毛那么多,那么粗;你的穴毛那么少,那么细,他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舌头上也会有感觉啊。】婆婆一针见血的揭穿了媳妇掩耳盗铃的侥幸心理。【那我老公,他  】【你老公他也早就知道了,你爹还是他去喊的。你就放心的享受吧,现在一家人都成这样子了,谁也不会说三道四。】就在婆媳俩小声的嘀咕着时,从外面解手回来的儿子也上了床,原来,他爹进屋之后,他不知是为了躲避,还是真的想解手了就走了出去。这时,上床看见爹只露出一个屁股在床尾的被子外面,整个上身都钻进了被窝,而妈的一双肥腿也伸在被窝外面,只有上身钻在被窝里面。立即,一声不吭又下了床,站在床前,伸手把妈的两条肥腿拉扯过来一分为二,握着大屌就站在地上朝婆婆的肥穴捅了进去。【啊哟!好胀啊,老公,儿子的大屌又捅进我的肥穴了,好舒服啊  】婆婆夸张的大声呻吟着,并冷不防一下子将床上的被子彻底掀开了,顿时,被窝里面的公公和媳妇也完全暴露了。羞赧的媳妇万万没有料到婆婆会来这一手,惊吓的大叫了一声,赶忙就欲翻身去抓被子,但似乎早有准备的公公,已经等待这一刻多时,还没有等她起身就如离弓之箭,窜起身子脱兔般跃起压在了她身上。【啊!  】她又是一声惊叫,但张大的嘴里却突然钻进了公公火热地舌头,与此同时,只感到阴道一紧,公公那细长的鸡巴就毫无阻碍地进入到了她早已湿答答的穴洞。【嗡嗡  】媳妇的小嘴被公公侵占着,唇齿相依 唇枪舌剑,只能从鼻吼叫出了不知是满足,还是痛苦的声音。公公看见媳妇并没有因不适而发出强烈的反抗,便马不停蹄地拱起屁股,一上一下,由轻变重,由慢至快的发起了猛烈地进攻。【哼哼唧唧,哦哦啊啊  】伴随着公公的抽插,媳妇的喉咙也发出了阵阵呻吟,一双细皮嫩肉雪白的手臂,刚才还不知所措,此时也在不经意间爬到了公公的背上。一直承受着儿子拉锯般拍拍有声撞击的婆婆,一边不由自主发出【嗯啊  】地大声呻吟,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媳妇的变化。此时,当她看到媳妇动情地承受着老公的抽插,一副满足和享受的神情,那颗悬挂着的心终于沉了下去。她知道儿子的大屌再进媳妇的肉穴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。为了加速这种这一进程,她决定此时此刻应该给媳妇再加上一把大火,让她彻底敞开心扉,享受性爱之乐趣,心理不再对日穴有任何的阴影和抵住情绪,只有这样儿子才能完全彻底的占领媳妇的肉洞,随时享受到媳妇骚穴的乐趣。婆婆伸手拍了一下正埋头苦干的老公,示意他把头抬起来脱离媳妇的小嘴,然后,她自己将头移向了媳妇:【闺女,你爹的鸡巴日得你舒服吗?】【啊啊哦  】从公公嘴里刚刚解放出来的小嘴,刚畅快地哼出声音,听到婆婆的问话,媳妇又立即害羞起来:【妈,你  】【妈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担心你刚破了处,不知你公公的鸡巴有没有再伤着你  】婆婆狡诈的关心道。【啊啊  】媳妇呻吟着摇了摇头。婆婆看了看媳妇,突然挺身对儿子说:【儿啊,你上床来日吧,妈把背弓起来,你从后面日。】婆婆说完,待儿子扯出大屌就翻身把屁股拱了起来,上身则完全伏在了媳妇丰满雪白的胸口上,张嘴噙住媳妇一只粉红的奶头,另一只手则用力搓揉着媳妇另一只乳房,还不时地抬头与媳妇交流着。【啊。啊。啊  】在老俩口上下猛烈地齐攻下,初上战场的媳妇早已丢盔弃甲,溃不成军。【闺女,日穴这事千万别憋着,一定要放开。想叫就大声地叫,该喊就大声喊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只有这样心里才彻底舒坦。】这时,刚好儿子的大屌又从屁股后面猛然回到她的穴洞,那又深又大的感觉,令她身不由己地叫了起来,并趁机继续引诱着媳妇:【啊呀!好大的屌的,都顶到妈肠子里面了。闺女,你爹的鸡巴顶得深吗?】【啊!爹的鸡巴好长,每次都顶到我穴最里面了,妈,我里面好酥好麻啊  】【啊哟!妈也是啊,你老公的大屌每杆子都一篙到底,戳得妈的穴里面又酸又胀,好舒服啊,啊,又来了  闺女,你爹的鸡巴日得你舒坦吗?】【啊,舒坦,把我穴装得满满的,好充实哦,不像老公的大鸡巴日得我好痛哦。啊,好舒服  】【啊、啊、啊  儿啊,妈受不了了,快使劲,使劲日妈的骚穴,啊,儿子日死妈了,好舒服,儿子的大屌就是舒服,闺女,你今后就知道你老公的宝贝有多好了。】【啊,我怕,我就要公公的鸡巴日,日得好舒服  】【闺女,要不要你爹再日快点啊,就像你老公日我这样子啊。越快越爽,越快越安逸。】【啊,要,要,爹你快日你媳妇吧,快,啊,啊,我受不了了,啊,啊  我要飞了!】媳妇在胡言乱语的大声哼叫中,突然用力直直地将身子挺了起来,随即又像打摆子似的抖动了几下,就又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下子瘫了下去。长出了口大气,喘息着不安地向婆婆说到:【妈,我咋尿了。】婆婆此时已对她无暇顾及,拱着个肥大的屁股, 鼻孔里嗡嗡喔喔地喘着粗气,牙关紧咬,全身绷得紧紧的,突然间,张口发出【啊、啊】地几声大叫,也像媳妇一样瘫了下来。这才急切地喘息着说道:【那不是尿水,跟妈刚才一样是泄出的骚水,女人只有被男人日得达到高潮才会泄出这样的骚水。是不是泄水的时候很舒服啊?】【嗯!舒服是舒服,但是,泄了之后感觉好累哦。】媳妇深有感触。【那是你刚刚才被日,这女人泄水之后,如果继续挨日,日到第二次高潮,那比第一次还要舒服得多了。】婆婆向媳妇传授着经验,但媳妇已经累的兴致大减。【妈,我真的好累,我想歇息一会。】媳妇说着便向婆婆使了个眼神,原来是公公的鸡巴还插在穴里,大有继续再战的准备。【没事,你要累了就歇会吧。我让你爹先日会我,反正我的穴里他那鸡巴也有好几天没有进来耍了。】婆婆开明的安慰着媳妇。【可你穴里面还有一根大鸡巴啊  】媳妇不由得替婆婆操心。【没事,闺女,你看着,妈一个人也能轻松的把他两爷子搞定。】婆婆扭头向还在插着自己的儿子道:【儿子,你先把鸡巴抽出来到前面让妈给你咂咂,先让你爹的鸡巴也过过妈的穴瘾。】等儿子挺着刚刚从婆婆穴里面扯出来秽湿的大鸡巴,来到婆婆面前,婆婆一点儿也没有顾忌,伸手抓起就张口津津有味地吮吸了起来。而公公则从媳妇穴里扯出黏湿的鸡巴,换到儿子刚才的位置,径直塞进了婆婆的穴里面。看着父子俩在婆婆上下两个洞里面,前后夹击,婆婆非但没有丝毫痛苦,还一付乐在其中的陶醉神情,【哼哼依依】异常享受。媳妇的心里又欲火重生,仿佛就如同刚刚吸毒的人一旦看见有人吸毒,自己也就难以控制。欲念一生,她顿时就没有了疲劳之感觉,取而代之的则是内心的火热和小穴的空痒,但她还是不好意思开口让刚刚离开的公公,马上再把鸡巴插回来帮她泄火,而种骚痒又确实让她的感觉越来越强。无奈之下,她竟然无师自通地把小手伸到了自己的阴部,轻轻搓揉起来,嘴里也情不自禁慢慢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:【啊、啊  】婆婆听到她的呻吟,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需求,吐出儿子的鸡巴回头就向老公招呼道:【老头子,媳妇又上火了,你快去帮她泄泄。】媳妇的嫩穴,在公公心里当然比婆婆的老穴更有吸引力,答应了一声,扯出鸡巴就又转移到媳妇身上,把鸡巴再次捅进了媳妇的穴洞。儿子此时对口交的兴致好像还不大,总认为没有直接日穴舒坦,所以,一看见爹撤除了阵地,急忙就转移到妈的屁股后面去接防阵地。但当他刚刚准备插入时,就听婆婆开口向他说道:【儿子,妈这样跪久了也有点累,等妈躺下去,你再俯在妈的肚皮上日吧。】于是,婆婆紧挨着媳妇也仰面躺下,张开双腿让儿子的大屌日进了穴里。那天晚上,父子俩就这样相互换了妻子,父亲日着刚刚新婚的媳妇,儿子日着抚养长大的母亲,一次又一次,相互比赛似的的日了不知多少时间,以至两个女人的小穴都日肿了,他们才扯出鸡巴,儿子搂着母亲,公公搂着媳妇进入梦乡。这种淫乱而颠倒的关系,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,父子俩在淫乱中突然萌生了相互交换着日的念头,才理顺过来。但当时父子俩也还是害怕儿子的大屌再次吓倒媳妇,所以,他俩让婆媳俩都跪在床上,拱起屁股父子俩从后面进攻。而他们俩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当两人都快马加鞭日得正欢时,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,悄悄移换了阵地。儿子一只手从媳妇的肚子下面伸进去,搂着双腿向后紧紧抱住,一只手握住大屌就直接顶进了媳妇的穴洞。【啊哟!爹,你的鸡巴怎么突然这么大,把我的穴洞都胀满了。】全然不知的媳妇待回头一看,才猛然发现自己的穴洞已经换成了丈夫的大屌。第一挨日的恐惧吓得她连忙就欲将身子向前摆脱掉穴里的大屌,无奈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被丈夫有准备的抱得死死的了,一点也摆脱不了。【闺女,别怕。你爹已经日了这么久,应该已经撑大了不少了,你就感觉一下看受不受得住。】婆婆生怕媳妇又被儿子大屌吓坏了,抽身扯脱老公的鸡巴就搂着媳妇安慰到